不管如何,不能把無奈當成理所當然,不能對無力視而不見。現在最重要的是深入反思踩踏事件,總結經驗教訓,拿出有效辦法,逐一解決問題、補上短板
  □喬衫
  上海外灘擁擠踩踏事件,引起了全社會對於公共安全的又一次深入思考。現在後續效應已經出來了。連續舉辦了7年的上海古猗園元宵燈會已明確今年不再舉辦。古猗園方面表示,為保證市民游客人身財產安全,綜合往年元宵燈會游客多、公園接待能力有限等實際情況,今年園方決定不舉辦元宵燈會(1月6日《北京晨報》)。
  上海外灘擁擠踩踏事件後,有人大膽地假設,估計在公共安全理由下,很多大型活動會因此取消。現在上海古猗園元宵燈會的取消,只是證明瞭當初的猜測。面對這樣的先見之明,想必沒有多少人願意吹噓。
  古猗園元宵燈會的取消,看似是一種無奈之舉。沒有安全感也就沒有幸福感,誰也不願意置身於安全之外,誰也不願意承擔安全責任。在安全的壓力面前,在沒有找到更好辦法之前,取消雖然少了許多歡樂,但畢竟可以避免事故發生。但反過來講,無奈之中又透著深深的無力,誰也不能阻止一顆顆奔向歡樂的心。難道在安全理由下,就要取消一切大型活動,只能窩在家裡過著單調的生活嗎?
  春節之後度元宵,元宵節間逛燈會,燈會一直是春節文化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古猗園元宵燈會自2007年開始舉辦,每年都吸引大量游客前往賞燈,去年8天的游客接待量超過10萬,其中元宵節當天的游客更是達到了4.4萬——足見古猗園元宵燈會的火爆。而且,上海不止一個燈會,比如豫園元宵燈會,名氣更大更響。也不僅是上海人,就連周邊城市,也有不少人選擇元宵節到上海看燈會。這已然成了一道固定風景。
  現在,這項民俗活動在安全理由下吃了閉門羹,這難道不是一種遺憾嗎?最大的遺憾還不是游人,而是那些藝人。上海每年的元宵燈會,吸引的不僅是游人,還吸引了全國各地的民間藝人。比如筆者所在的揚州,每年就有大量的民間藝人,等著參加豫園元宵燈會,展示傳統文化魅力。如果燈會全部取消,對於這些民間藝人,對於非物質文化遺產,都是一種極大損失。這與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主調,也有些格格不入。
  在公共安全理由下,很難對取消燈會簡單作出對錯判斷。追思往昔可見,燈會也是容易出事的地方,燈會上發生踩踏事故也曾有過——一些燈會因此取消。只是,人民有著對歡樂的嚮往,現在取消燈會,不是簡單地用取消活動代替管理責任嗎?需要回答:取消是否為安全唯一選項?答案是否定的。針對上海外灘擁擠踩踏事件,輿論作出了很多反思,比如公共安全的管理,應急知識的培訓,乃至文明素質的提升。一個個反思其實是一個個薄弱點,是一個個無力的體現,也是治理能力的具體表現。如果無力變成有力,安全能夠保證,何至於面臨取消的無奈。
  當然,從無力走向有力很不容易,很難在短時間內實現。在沒有找到更好辦法之前,在沒有徹底解決問題之前,或許只能選擇無奈。但不管如何,不能把無奈當成理所當然,不能對無力視而不見。現在最重要的是深入反思踩踏事件,總結經驗教訓,拿出有效辦法,逐一解決問題、補上短板。怕只怕無奈成為無賴,無力變不成有力,而取消成為一種常態。這種簡單化思維,也從一個側面證明瞭提升治理能力的重要性和迫切性。
  (原標題:取消燈會,反證治理能力重要)
創作者介紹

夾層屋裝潢

ez19ezyng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